财色无边 第988节

张扬皱起了眉头,这个事情他还真的不好说,有些话不仅瓦西里难以说出口,他也难以启齿。可是不说又不行,万一安娜去问阿芙罗拉的话,事情就更麻烦了。

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令人恶心的聚会

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张扬道。

安娜用力点点头道:“我要知道!”

张扬深吸一口气道:那好到了地方我会告诉你,不过在此之前,有几件事你要答应我!”

“你说!”安娜道。

“你答应我没有我的润许,从现在开始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!”张扬道。

“什么?连我爸爸也不行吗?”安娜道。

张扬点点头道:“不行!”

“为什么?”安娜道。

张扬道:“因为不安全。你爸爸很可能被监视了,我们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,那样会非常的危险。你爸爸为什么将你交给我,就是因为他知道,他现在也不安全了。又没有可以相信的人,所以只能将你交给我!”

安娜擦了擦眼泪:“这么危险吗?”

张扬用力点头道:“比我说的还要危险。不仅不能打电话,还有没有我的同意,你不能离开我给你安排的地方。”

“好,我听你的!”安娜道。

张扬这才开始讲述自己得到的消息,安娜听完后捂着嘴,圆睁着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是真的吗?她浑身颤抖起来,眼睛里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如果不是一再告诉自己,无论听到什么自己都镇定的话,现在她就昏过去了。

到了目的地,张扬拉着安娜的手进了宾馆。

门口的守卫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,张扬带着安娜上了三楼,将她安排进了自己住的房间,才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看着有些浑浑噩噩的安娜叹了口气。

安娜回过神来后,在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房间,不过这些她都不在乎了,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妈妈真的是那样一个人!”

张扬犹豫着道:“我只能说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。毕竟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,之所以针对明斯克,就是为了这个。只要将他弄到手里,就可以知道这个所谓的规矩聚会是不是真的如此。”

安娜抱着一线希望道:“这么说还有可能不是这样!我妈妈还可能是一个好人!”

张扬不想骗安娜,摇摇头道:“安娜,我劝你还是不要抱有这个希望好。其实你爸爸早就察觉到异常了,只是自己不想相信而已。他也在搜集证据,今天他给我打电话,将你带出来,说明他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。”

安娜紧咬着嘴唇,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。

张扬接着道:“其实你姐姐被绑架遇害跟你妈妈也有关系!”

“什么?”安娜道。

张扬道:“这是你父亲查到的。当时你父亲受创过重,这件事交给了你妈妈去调查。当时虽然查的是热火朝天,其实你妈妈暗中授意调查这件事的警察,简单意思一下就好。”

安娜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人色,其实这件事情安娜也怀疑过自己的妈妈,因为她听过妈妈跟别人打电话的时候,提到过姐姐。当时还以为是妈妈为了调查姐姐的绑架案,现在看起来很有可能是姐姐在通过关系,压下这件事情。

想明白这些,安娜是越发难过。

而在对于阿芙罗拉的所作所为在张扬跟安娜间展开讨论,令安娜痛不欲生的时候,阿芙罗拉也在痛不欲生,只不过她是快乐的。

巨大城堡里的桌子上,阿芙罗拉光着身体,像一只母狗趴在上面,嘴里含着一个男人的分身,两只手分别握着两个男人的分身,来回的活动着,而身后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在不停的在她身体里进出。

身后的男人十分的年轻,正是几天前出现在张扬面前的明斯克。

“贱人,你不就是喜欢男人操你吗?爽不爽!”明斯克恶狠狠的骂道。

一脸大胡子的茨维特科夫站在桌子的另一面,他的分身正在阿芙罗拉的嘴里进出着,闻言笑着道:“明斯克,怎么还对爸爸有意见。”

明斯克没有说话,狠狠的撞击着阿芙罗拉的身体,双手拍打着阿芙罗拉的屁股。此时的阿芙罗拉哪里还有一点阔太太的影子,就跟妓院里最下贱的妓女一样。要知道一般的妓女都不会同时接待这么多客人。

见到明斯克不说话,茨维特科夫斥责道:“不就是个女人吗?你至于这样吗?头筹已经交给你来采摘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要不是你是我的儿子,这种好事根本轮不到你,我第一个就上了!这是所有人都要遵从的规矩。你看看这里,谁的妻子不是如此,你当时上的时候不也是很开心吗?”

说完大笑了起来,房间里其他的男人也哈哈大笑着。

“小明斯克,你要服从这里的规矩。要不是有这个规矩,你能这么早就享受到你的岳母吗?对了,你怎么想起干她来了,之前不是抗拒这件事吗?”一个男人在一旁淫笑着道。

明斯克狠狠的拧了一下阿芙罗拉的屁股道:“还不是这个贱人,害我在安娜的面前丢尽了面子,本来她都答应今天来了,就因为这个贱人搞砸了。我怀疑是不是她后悔了,说你是不是后悔了!”

猛然明斯克抓着阿芙罗拉的头发,将她的脑袋从茨维特科夫的身下拽了起来。阿芙罗拉疼的惊呼一声,手上不由的加大了力气,害的两外两个男人发出尖叫声,其他在一旁旁观的,或者在享受的男人,都发出恶意的笑声。

“是这样吗?”茨维特科夫脸色也阴沉了下来。

阿芙罗拉知道这帮家伙心狠手辣,急忙解释道:“没有,没有,我怎么会后悔,我巴不得她加入进来,体验真正的贵族生活呢。”

“那安娜为什么拒绝了聚会,我打电话过去,她总是不耐烦的样子!”明斯克恶狠狠的道。

阿芙罗拉此时没有了在瓦西里面前的冷漠高傲,跟个奴隶一样,一点也不敢反抗,委屈的道:“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商人,瓦西里说跟对方有一笔大生意要谈,交给了安娜。”

“你最好不要捣鬼!否则你知道后果的。莫斯科的流浪汉很多,地下铁里更是有着最为垃圾的家伙,我不介意让他们体会一下贵妇的滋味!”茨维特科夫道。

阿芙罗拉忙叫道:“不要,不要,我说的都是真话。你们放心,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,不要那么对我!”

茨维特科夫哈哈笑了起来道:“这还差不多!”

说完使了一个眼色,有一个光着身体的女仆,拿着吸毒的工具走了出来,放在了阿芙罗拉的面前。

阿芙罗拉眼神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迫不及待的拿起针管注射了起来。

其他的男人在一旁发出哄堂大笑。

原来这些女人之所以被控制,还因为她们被长期注射毒品,离开了毒品她们根本生活不下去。她们的身份又决定了她们不能随意购买毒品,只能依靠这个组织。每一次的聚会,不仅是以一场**的聚会,还是一场吸毒的盛宴,到处都是吸食毒品的男女。

明斯克看到这一幕,恼火的从阿芙罗拉的身体里拔出了分身,闷闷不乐的走到了一旁。

茨维特科夫也走了过来,坐到儿子的身边。

明斯克郁闷的道:“爸爸,非那么做不可吗?”

茨维特科夫点点头道:“非此不可,这是规矩,谁也不能违背。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死的那么早吗?”

明斯克惊讶的道:“不是说她得癌症了吗?”

首节上一节988/1495下一节尾节目录